游泳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游泳池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为了爱39作者abcabc0520-【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0:36:36 阅读: 来源:游泳池厂家

字数:1562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39。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座位会消失不见?为什么成绩单上没有我的名字?为什么大家会都一副忘记我的样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当我抵达忍耐的零界点,认为自己再也无法承受周遭异样的目光后,我便夺门而出,一个人在此时因为是下课时间而人来人往的走廊上奔跑着。尽管没有任何的目的地,但因为我只是为了逃避,所以我的脚步不但没有因为目标的缺乏而存在一丝犹豫,甚至在不小心与人擦撞后也未曾停下。

只不过,尽管我与教室物理上的距离确实是越来越远,但我却完全不觉得自己真的有从什么东西旁逃离过——除了那股因为觉得自己不属於这个地方而有的疏离感有增无减外,我也依旧无法对於自己此时的遭遇做出一个合理地说明。

冷静!冷静下来啊——因为知道慌乱对於解决事情一点帮助都没有,我开始这样对着自己这样说。但想归想,我的脑子却还是乱成一团,除了慌张、害怕、恐惧、不知所措等情感外,都容不下任何其他的东西。

一不小心,我又跟一个别班的女生撞在一块,并因此而跌坐在了地上。

「啊,抱歉??你没事吧?」尽管那位女同学立刻对其实该负较大责任的我道了歉,并伸手要把摔倒在地的我拉起来,但当我望向她时,我却把她的面容和宜真的重合在一块,并也想起了刚刚那种好朋友突然变成陌生人的诡异经历。

「不?不要啊!」这样的话语立刻从我嘴里脱口而出。慌乱到不行的我接着就连忙站起,并不顾全身因为摔跤而疼得要死,硬是继续拔足狂奔。

又跑了好一阵子,我的脚步渐渐因为疲惫而越来越沈重。当我经过一间地处偏僻、似乎已经没在使用的教室时,我便推开了门,走到里面去稍作休息。

「呜??」一在椅子上坐下来,我便摸了摸应该是破了皮的膝盖而发出哀鸣——但比起身体的疼痛,我想那盘踞在我脑里的疑惑才是真正让我不舒服的东西。

在觉得自己应该可以好好思考后,我就自言自语地说:「宜真她们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好像都不认识我了??等等!该不会老师刚刚也是因为没认出我才一脸疑惑的看着我?奇怪了,我换发型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啊,她们根本就没道理会因此而——不对!就算她们真的好死不死的都得了失忆症,我的座位也不应该会跟着不见啊??」

「呜呜呜呜??」由於不管怎么绞尽脑汁,我都无法乐观地认为自己有离真相近一点,深感挫折的我最后就乾脆趴到了桌子上,自暴自弃的说:「哇呜呜呜,这倒底是怎么一回事啦??啊!会不会是因为我根本还没睡醒啊?对呀!我一定还在做梦啦,只要一醒来,这一切都会恢复正常对不对?」

接着,我便把头埋在弯起的手臂里,并很用力地闭上双眼。默默的数了十秒后,我才在抬头的同时张开了眼睛,然后就毫不意外地发现自己还是待在又破又旧的空教室里。

「唉,要是这真的只是一场恶梦就——」我感叹到一半,就因为恶梦这个词彙的第一个字而有了一个新的想法。「等等!这会不会都是一场恶作剧啊??对啊!就因为我的生日快要到了,所以大家就联合起来骗我,想说要给我个惊喜什么的??唔唔唔,超有可能的啊!毕竟这才有办法解释我的座位为什么会消失不见嘛!」

「呼~」我松了一口气,脸上并有了个虚弱的笑容。「宜真她们也真过分,干嘛开这种玩笑啦?我才一点不会想要这种生日呢!身为一个男子汉,只要有女生记得我的生日,跟我说一声生日快乐,我就会爽死了啦,根本不需要友惊喜什么的啊??」

「好啦,那么只要我现在回教室,叫她们不要闹了,并赶快把我的位子还来就可以了吗?」尽管这么想着,但当我想站起身时,我却发现我的双脚无力到不行,似乎潜意识里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对齁,我应该还是再确认一下比较保险吧??那该怎么办呢?去问问学姊?不行!她们怎么可能没去拉学姊入夥嘛,而且说不定根本就是学姊带头要给我惊喜的啊??那佳芊咧?应该可以吧,她都那么久没来学校了,说不定大家都以为她休学了吧??」

就这样,我拿出了手机,并打电话给佳芊。但很不幸的,电话却在铃响了好一阵后进入了语音信箱,就如同我这些日子来拨给她的数十通电话一样。

「佳芊她到底是在干嘛啦?为什么怎样就是不接我电话??」我一边抱怨一边随意浏览着通讯录,然后就发现里面几乎全都是班上同学的名字,唯三的例外就只有淑子姐、承翰和阿峰。

「打给他们应该都没什么用吧,而且淑子姐和阿峰怎么想都只是会幸灾乐祸而已嘛??啊,还是来问问承翰有没有佳芊的消息好了!」我找出了承翰的号码,但在要按下拨号前,我却又迟疑了起来。

「唔,可是现在是上课时间耶,打给他会不会不太好啊??」我这么碎碎念着,但却很清楚自己心中的顾虑才不是这个。

是啊,我很害怕,超级无敌害怕。

害怕事情要是跟我想的不一样该怎么办。

害怕情况要是比我想的还要严重该怎么办。

「别怕,不会有事的。」我用左手拉着右手拇指戳下拨号键,然后在深深吸了一口气后,就把手机放到了耳边。

嘟噜噜噜——第一声铃响自话筒那传来,宣示着电话已经拨通。

嘟噜噜噜——第二声铃响在几秒钟后响起,但在喧嚣止息时我倒也还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

嘟噜噜噜——第三声铃响的开始代表着时间已经过了数十秒,算算也差不多是承翰发现有了电话后,找藉口离开教室所会用掉的时间了。

嘟噜噜噜——第四声铃响传出的同时,我咬住了左手拇指的指甲。

嘟噜——第五声铃响才响了一半,电话就终於通了。

「承翰!」不等承翰说出任何的话语,我立刻劈头就说:「你知道我是谁对不对?你没有忘记我对吧?」

「啊??」电话另一头传来我儿时友人的声音。「恩,对啊??」

「太好了??」松了一口气的我瘫软在书桌上。「我就知道这一切都是恶作剧??老师、同学大家一起得失忆症什么的真的太扯了啦!」

「呃?对?对啊??」

「你也觉得这根本不可能发生对不对?」

「恩??」

「啊!你是不是搞不懂我在说什么?对耶,我也真糊涂,明明就该先把事情跟你说的呀!就是啊,在我今天要进教室时,我发现我的位子不——」

「对不起!」承翰突如其来的道歉打断了我。

「你?你为什么要?要道歉?歉啊??」我的声音开始发抖。「对?对呀,我?我知道的,你?你是不是觉?觉得该回?回教?教室了?好?好啊,那?那我等?等下课?课时再打?打给你?你??」

「不?不是这样的??」承翰也结结巴巴了起来。尽管只有听到声音,但我倒是完全可以想像他脸上是挂着怎样的表情——那想必是一个想说实话,但却很害怕会伤到人的纠结面容——他说:「我?我不?不是故意要说?说谎的,我一开?开始的时?时候是真的以为你?你是我?我认识的人,但我想?想了很久,却怎样都想不起——」

尽管承翰好像还想再解释些什么,但因为我的手已经因为无力再举起手机而把它摔在了桌子上,这便使得他之后的话自然一个字都传不到我的耳朵里。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在这样喃喃自语后,我就再一次的把头埋到弯起的手臂里。

「死变态。」电话另一头的许庭苇又用了好久没说的称呼来代替招呼语。

「什么事啊?」尽管默默的有点不爽,但李佳芊仍然好声好气的回应——再怎么说,这样的电话她在这两天里已经接了数十通,所以在对於该如何避免许庭苇更加生气一事上,她早就已经小有心得了。

「林明峰还是没有打电话过来。」

「学长他应该在忙啦??」

「屁!有什么事可以让他从星期六忙到现在?」

「比如说——」

「跟别的女生约会?」

「呃,应该不会这样啦??」

「你去他的班上看看吧。」

「噢,好啊,那我这就——」

「算了,还是不要好了。」许庭苇一秒不到就改变了主意——但李佳芊倒很清楚这绝对不是因为她认为这样会给自己添麻烦就是了——她又说:「要是他正在跟谁亲亲我我怎么办?」

「喂喂喂,C中可是男校耶!」

「他是不能跟女老师搞在一起喔?」

「??」李佳芊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喂。」许庭苇又用很能让人不悦的发语词打破她们之间的沈默。

「恩?」

「今天晚上我想吃火锅,西门町往北车的路上不是新开了一间吗?就吃那家。」

「你是说快走到F国小那家噢??诶?等等!今天晚上?我们今天有约说要练团吗?」

「你是耳背还是理解力有问题?我刚刚哪句话让你认为我有要练团的意思?」

「但如果没要练团的话——」

「没要练团就不能出来喔?你有大牌成这样?我是得提前一个礼拜跟你的秘书联络是不是?」

「当然不——」

「那就放学后见,掰。」话一说完,许庭苇就挂断了电话。

「??」李佳芊无言地看着她那不会再有声音传出来的手机好一阵子,然后才在要把手机收起来时发现刘承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站在她的旁边了。

刘承翰问:「哲伟,你刚刚在跟谁讲电话啊?」

尽管有点纳闷刘承翰为什么没用真名呼唤自己,但李佳芊还是先回答说:「就我玩乐团的夥伴啦。」

「那个G女中的正妹喔?」

「恩。」

「真好啊??」

「喂喂喂,你是没听到刚刚的对话吗?你难道不觉得她太霸道了吗?我是没很忙没错啦,但怎样也该好声好气的说吧!那样把我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她是把我当小狗不成?」

「那我跟你换。」刘承翰一脸认真的说:「被正妹这样使唤怎么想都超讚的啊!」

「??」

「算了,不讲这些五四三了??」刘承翰的神情突然沮丧了起来。「我跟你说,我今天好像犯了一个天大的错??」

「怎么了?」

「就在刚刚上课的时候,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你没关铃声喔?没被骂吧?」

「重点不是在这啦。」刘承翰说:「尽管是个没看过的电话,但我还是跑出去把电话接了起来,然后就听到了一个好可爱好可爱的女生叫了我的名字——」

「等等!为什么听声音就可以知道长相啊?」

「一定超可爱的啦,用听的就知道。」

「??」

「接着那个女生之后又说了一大堆话,但因为我很认真的在想她到底是谁,所以就都没听进去。」

「那你最后有想起来吗?」

「没有??」刘承翰情绪低落地说:「我后来就向她道歉,想直接问她,没想到电话好像就被挂断了。」

「是喔??诶,你不觉得这发展超像你第一次遇到小凌的场景吗?说到小凌,她刚刚又打了一通电话给我,但我——」

「小凌?」刘承翰皱起眉头,看起来很困惑。

尽管第一时间是很讶异刘承翰此时的反应,但后来想到他可能是顾虑身边还有别人,所以才为了避免有关魔法的事被听到而装傻,李佳芊就决定转移话题。她说:「欸,那你觉得我晚上该不该放许庭苇鸽子,以免她以为我是好欺负的?」

「当然不行啊!」

「为什么?」

「这么过分的事你怎么做得出来?你还是人吗?」

「??」李佳芊无言的瞪着她那见色忘友到不行的青梅竹马。

在睡了一觉,然后又把手机玩到没电后,我便因为少了逃避现实的手段而得开始好好思考。但不知道是因为被逼到绝路还是怎样,无限潜能被激发的我,竟然没过多久就想到了一个应该可以完美解释我此时的处境的答案。

「淑——子——姐——」我咬牙切齿地念出了那个绝对是罪魁祸首的人的名字。

是啊,不管是学姊还是我的同学,她们应该没有人会知道承翰是我的朋友才对,所以从他似乎也把我给忘了一事来看,我想我实在不太可能就只是遇到了一个精心策划的恶作剧而已。

就因为这样,我便得把今天所有遇到的诡异遭遇都看作事实,然后在为它们想出一个合理的假设——只不过,由於这情况实在有太多超脱现实、不合常理的地方,所以反倒让可能的原因就只剩下一个。

「干!这一切绝对都是淑子姐搞的鬼啦!她一定是哪根筋拉错,就决定要来整我!先是让我所有的亲朋好友都得了失忆症,然后还为了怕穿帮而把我的桌椅搬走,并改掉成绩单和同学的座号!她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啦?我是哪里得罪她了?该不会她这几个礼拜不在家全都是在策划这个吧?」我不爽的碎碎念着,身子更是因为愤怒而微微颤抖。

「可恶可恶可恶可恶!淑子姐这玩笑真的太过分了,亏我还那么担心她??早知道我就该趁她不在时把大门的锁给换掉,让她再也回不了家了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越想越气,气到眼泪都流出来了。原本我想立刻打电话去向她抱怨一番(我可没那个胆去直接对她破口大骂),但一拿出手机便因为它早就已经没电了而不得不放弃。

「好,那我现在该怎么办?直接回家找她抱怨?唔,可是她回到家了吗??应该到了吧,她现在八成就是在家里等着要看我沮丧、绝望的表情吧——对齁!记得她之前好像有说过欣赏我痛苦的模样就是她最大的乐趣,所以她怎样都不可能错过这一切的呀!」

有了结论后,我连忙站起身子,然后就抓起书包走出了教室。由於很清楚警卫绝对不可能会轻易的放没有假单的我离开学校,我便为了避免麻烦而去了平常杳无人烟的后门。在先把书包丢到墙的另一边后,我微微蹲下,然后就奋力地往上跳。尽管那墙其实没有多高,但这对於现在娇小的我还是很有难度,所以我试了好几次才成功攀住了墙垣。

「呀呜~」我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努力的用背部和手臂的肌肉去把身体往上拉。在腰快要高过墙面时,我便抬高颤抖着的右脚去跨过墙壁。在费尽千辛万苦后,我才终於跨坐在墙壁上。但在我距离墙外的自由世界只剩一个往下跳的步骤时,我却因为筋疲力竭而不得不趴在那上面休息了好一阵子——偶而路过的行人便都用一种又同情又觉得古怪的眼神盯着我瞧,让我说有多不自在就多不自在。

等到发软的四肢终於恢复了一点力气后,我才跳下了矮墙,然后就捡起刚刚先丢在人行道上的书包,并往公车站那走去。

在搭车回家的路上,尽管有关淑子姐就是幕后黑手的猜测可以说是一点证据都没有,但因为对於淑子姐身为魔法师的能力以及腹黑的程度太有信心,所以我便完全没有再花心思去考虑其他的可能,而就只有烦恼自己到底该怎么让淑子姐停止对我的恶作剧。

唔,淑子姐那个讨厌鬼到底是想要干嘛啦?如果只是想要看我可怜兮兮的模样而已,那么她的目的应该已经达成了吧?还是我得在装得更淒惨一点,好让她能心满意足,并愿意高抬贵手??但如果她是另有目的怎么办?我是不是还得在做什么才能让她放过我啊??

想着想着,我便觉得自己的头又痛了起来,毕竟上次她光凭心血来潮就让我和承翰差点搞出人命来(虽然一直都觉得又痛又麻烦,但当这个月的大姨妈有准时到来时,我还是深深的感到松了一口气),天知道她这次是为了什么才用上了如此大的精力来搞出这一切。

「所以我果然还是有惹她生气吧??」我小声的喃喃自语着。「淑子姐可是奉行着『节能』二字的超级懒散主义者耶,她绝对不可能平白无故就花那么多力气来恶作剧的??但我到底是在哪里得罪她了啊?唔??最后一次看到她已经是快要三个礼拜前了耶,我怎么可能还记得那么久以前的事啊!」

「呜唔唔唔唔!」我心烦意乱的抓了抓头,把头发弄得说有多乱就有多乱。「不管啦,反正她要我做什么我就都答应就是了,在过几天就是我的生日耶!我才不要渡过一个被所有人遗忘的生日啦??」

一做出决定,我便感到心里踏实了些。尽管胸口还是闷得不像话,但我至少已经开始可以想像一切回到正轨后的画面——是啊,当我闭上双眼时,立刻浮现在我脑海中的就是自己坐在教室上课的场景。而那过去被我当作地狱一般的课堂时光,竟然就因为身旁有着同学们的陪伴而显得弥足珍贵。

当车上渐渐的开始多了些刚下课的学生时(由此应该不难看出我到底花了多少时间在逃避现实一事上),公车才终於抵达了我家附近的站牌。下了车后,我原本打算要立刻用最快的速度赶回家,但转念一想,就觉得为了增加谈判成功的机率,我应该得为了展显诚意而先做些努力。

「唔,所以是该买个伴手礼什么的吗?这超怪的吧!哪有人回家还要带礼物什么的啊??啊!还是我先去准备材料来做些淑子姐喜欢吃的东西??可恶!明明错的人就是淑子姐,为什么会搞得像是我要去道歉啊?」我碎碎念着。「算了,还是先去超市看看好了??」

就这样,我又走一小段路去了家附近的趟超市,然后就在考量淑子姐的喜好以及我的预算后,买了牛肉片、洋葱、蒟蒻、大葱、白菜、豆腐等做寿喜烧的材料。当我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走回到街道上时,尽管荷包已经变得空空如也,但我的脸上却因为越来越觉得自己所做的准备已经万无一失而浮现了个虚弱的微笑。

「嗯!没问题的!淑子姐她说不定只是因为太久没看到我,所以才搞出一个这么盛大的招呼啦!只要把她喂饱饱,她一定就会让这一切恢复原状的!」我这样对自己说,然后就连忙用最快的速度往家中奔去。

在路上,我一边跑着,一边则想着等一切都回复原状后,我要做些什么事情。想着想着,心情越来越好的我尽管双腿越跑越酸,但脚步却不曾慢下来过——就因为这样,原本应该有数十分钟的路程,我竟然才用了五分钟不到就抵达了我家的大门口。

喀啦——我用钥匙打开了铁门的锁,然后就走进屋里。由於我们住的是间没有电梯的公寓,所以我尽管已经累到不行,但还使得咬牙挤出最后的力气去爬楼梯。

「哈啊??哈啊??」当我到了我们家所在的六楼时,我已经喘到上气不接下气。尽管全身上下的肌肉都嚷着要休息,但我还是拖着疲惫到不行的身躯走到了门口,然后就拿起钥匙要去打开那阻隔我与正常生活的最后一道障碍。

喀——与刚刚不同,这次钥匙并没有顺利的进入到钥匙孔中,所以自然也没友办法替我解开大门的锁。

「??诶?」在试了几次后,我却发现钥匙似乎怎样都插不进钥匙孔里。我原本还以为是自己因为太累而拿错把了,但定神一看才察觉除了我手上的钥匙是没错的外,更令人惊讶的是我眼前的门好像跟记忆中的不太一样。

「这??我家的门哪时候变得那么高级啊??」我有点傻眼的望着那上面多了些典雅雕刻的木门。一开始我还以为是自己把邻居家当成自己家了,但在确认楼层和门牌后,我才确定这的确就是我跟淑子姐住的地方没错。

「难道淑子姐除了对我恶作剧外,还顺便把家里重新装潢了啊?她也太强了吧,我早上出门时明明就还不是这样的??」我喃喃自语着,然后便只好伸手去按下门铃。

在听着屋内隐约传来的声乐(真不知道淑子姐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有气质了)好一阵子后,我才终於听到了像是脚步声一般的声音,而我的心情也自然亢奋了起来。

「淑子姐——啊?」我举高手上的塑胶袋,想让即将要开门的人知道我到底有多么希望她可以停下她对我的捉弄。但没想到,在门打开的瞬间,我却陷入了无比的错愕之中。

原因无他,就因为替我开门的的并不是淑子姐,而是一个金发碧眼、把长发一左一右的扎成两束的外国女生。

「咦?诶?这??」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看着这样的我,外国女生先是笑了笑,然后问:「哎呀,余怎么会有个这么可爱的客人啊?请问你找余有什么事啊?」

「呃??」我仍是无法好好的说话——顺带一提,尽管很认真的觉得自己应该有在哪里看过这个外国女生,但我心中却一直有个声音在告诉我说自己绝对是第一次见到她才对。

「哎呦,你这是怎么啦?怎么都不说话呢?」外国女生笑着说:「还是你要先进来坐一坐,有话待会慢慢说就好?」

「不?不用了??」我立刻拒绝,毕竟尽管眼前的人笑得很友善,但我却莫名的从她身上感到了满满的危险——那感觉就好像是过去淑子姐在对我打坏主意时我所会感觉到的那样。

「是喔?」外国女生嘴里虽然这么说,但脸上倒是一点失望的神情都没有。「好啦,那你现在是不是可以说说自己到底是来找余做什么了啊?」

「唔??」在犹豫了好一阵子后,我心一横,还是把心里话说出口:「我才?才不是来找?找你的??这?这里是我?我家呀??」

「你家?」外国女生不可置信的笑了出来,就好像是我说了什么蠢话一样。

「对呀??」我的声音因为遭受质疑而小到不行,但我还是继续说:「这?这里明明就是我和我姊姊住的地方??」

「噢?好巧喔!这里也是余和余亲·爱·的·姊·姊住的地方呢!你是不是有哪里搞——错——了——啊?」

「呜??」由於完全被对方所散发的气势给震慑住了,我便除了发出哀鸣外什么也做不到。

「余再说一次,这里是余和余姊姊的爱巢,可容不下除了余的仆人以外的任何人噢!」

「这?这什么有第三人的两人世界啊??」尽管场合不太对,但我还是忍不住去小声的吐槽。

「唔!」外国女生突然双手抱胸,然后很认真地盯着我看。

「呃??」我被她的视线弄得很不舒服,觉得自己好像已经被扒光,全身上下都被看光光了。

「之前几次见面明明就没什么特别感觉的说,但认真一瞧才发现这傢伙看起来真的好好欺负喔,难怪姊姊大人会把他养在身边~」外国女生碎碎念着,但似乎只是在自言自语而已。「仔细想想,余除了爱人、仆人之外,好像还缺一只可爱的宠物呢??还是余乾脆把计划放着不管,直接把他留在身边?反正姊姊大人会来找余算账一事早就已经是板上钉钉了嘛!」

「咦?诶?」虽然不太明白外国女生在说什么,但我却觉得更加的不自在。

「咳咳!」外国女生清了清喉咙,然后说:「怎样?你要不要留在余的身边啊?」

「啊?」我吓的往后退了一步,完全无法理解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干嘛这么害怕啦?余又不会把你煮熟吃掉!」外国女生又笑了出来,但我却完全没办法不把它当作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

「那你是要???」

「当然是??」外国女生舔了舔嘴脣,然后说:「把你给生·吞·活·剥·啊~」

「呀呀呀呀呀!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立刻放声尖叫,然后转身就沿着楼梯往一楼那跑去。

尽管因为面子问题而有点不情愿,但在放学后,李佳芊还是赴了约,准备要在等会陪许庭苇去吃饭。

在看了看时间,发现许庭苇已经迟到了后,李佳芊喃喃自语的说:「唉,毕竟那傢伙也是听了我的建议才放学长鸽子的,我果然还是得负起责任,设法让她开心点啊??」

又过了一阵子,坐公车来的许庭苇才出现在马路的对面。只不过,与李佳芊的想像不同,许庭苇的心情似乎还不错,甚至一看到李佳芊就立刻露出笑容。

「诶?」李佳芊错愕的看着踏着轻快的脚步往自己走过来的许庭苇。

「嘿!」许庭苇一边挥手一边跟李佳芊打招呼。一走近,她立刻就说:「欸欸欸,我跟你讲我跟你讲,林明峰他刚刚有打电话给我了耶!」

「??啊?」因为之前满脑子都在想该如何让许庭苇的心情变好,所以李佳芊一时之间便无法进入状况。在愣了几秒后,她才说:「喔!那很好啊!他说了些什么?」

许庭苇眉飞色舞的说:「他问我要不要一起吃饭!而且还说了间我很久很久以前跟他讲过我想去吃的餐厅耶!他一定是有在怕我疏远他对不对?他多多少少有那么一丁点的在乎我对吧?」

「学长一定很在乎你的啦!」李佳芊被许庭苇的好心情给感染,嘴角也开始微微上扬。「那你们是约在哪时候?是假日吗?待会要不要去看看约会可以穿的衣服?」

「不用啦。」许庭苇笑着摇了摇手。「他是要在平日约我出来,而且我已经拒绝他了。」

「你拒绝他了?为什么!」李佳芊不可置信地问。

「谁叫他哪时候不约,竟然就说今天,我——」许庭苇话讲到一半,脸就红了起来。然后她才改口说:「欸欸欸,你可不要误会喔,我才不是因为今天跟你有约了才拒绝他,只是因为放鸽子作战好像蛮有用的嘛,所以我就赶紧打铁趁热、再用一次啊!」

「是喔??」李佳芊皱起了眉头。「但我觉得你不该拒绝他耶,毕竟这招其实不能一直用的说,否则男生可能就会觉得没希望而果断放弃喔??」

「诶?真的吗?」许庭苇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生气的说:「你怎么不早说啊混蛋!」

「你又没问我!」

「你当初就该先讲清楚啊!要是林明峰他真的??哇啊啊啊啊啊!好烦好烦好烦,我难得的好心情全被你给破坏掉了啦!你要给我负起责任来啊!」

「这??」李佳芊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安抚根本就在无理取闹的许庭苇。

「决定了??」许庭苇狠狠地瞪着李佳芊。

「恩?」

「今天晚上你请客。」

「咦?诶?就因为刚刚的事?这太没道理——」

「你该不会忘了我们之前的打赌的事吧?」许庭苇说:「我可不但放了林明峰鸽子,而且还放了两次噢!那你呢?你有约你喜欢的女生出来吗?没有对吧!所以你愿赌服输、请我吃饭不就是件蛮理所当然的事吗?」

「呜!」李佳芊被讲的哑口无言,毕竟她今天虽然曾经有机会可以跟她的暗恋对象讲到电话,但她却自己白白把那个机会给放掉了。就这样,在许庭苇迈开脚步后,李佳芊就只好乖乖地跟在她的后面,并先跟自己钱包中那些即将离去的钞票说声再见。

「那你看了我跟你说的书了吗?」在吃饭的时候,许庭苇没有再提有关感情的事,而是随意闲聊着。

李佳芊一边夹起刚烫熟的牛肉片一边说:「我星期天去了趟图书馆,刚好有看到《1Q84》,就把它借回家了。」

「看完了吗?」

「哪有那么快!它超厚的耶!而且还有三本!」

「那么好看的书,为了它不吃不喝不睡觉,一口气看完不是蛮正常的事吗?」

「呃,我是觉得它有比《海边的卡夫卡》好懂一些啦,但好像——」

「真——的——超——好——看——」许庭苇不但打断李佳芊,还用筷子指着她说:「你只是还没看到重点啦,否则才不可能会愿意把书放下来的。」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啊!不信你现在就把它拿出来看,我敢赌你只要再翻个十页,一定就停不下来了!」

「呃,我把书放在家里耶,它那么重——」

「啧啧,我就说你缺了些文艺气息嘛!竟然没有把书随身带着实在太糟糕了。」

「呜??」虽然觉得有点莫名其妙,但李佳芊仍像是被骂的小孩子一样的低下了头。

在喝了口汤后,许庭苇又问:「那你看到哪了?」

「就天吾——他应该是男主角吧?——的责任编辑找他去改写别人投稿的文章——」

「那不就刚开始而已吗?难怪你还不太能进入状况??」

「所以这个故事是不断交替着男女主角的视点吗?但目前看起来都没什么关联啊??」

「你之后就会明白的,其实——」在犹豫了一会儿后,许庭苇问:「你介不介意我说一下之后的剧情?」

因为看许庭苇一脸不吐不快的模样,李佳芊就只好说:「呃,好,没关系啊??」

得到了李佳芊的同意,许庭苇便说:「其实啊,女主角青豆和男主角天吾他们两人在小学的时候就认识了,而且对彼此都有意思,只不过后来因为一些原因,他们的人生便不再有交集,直到他们俩人一起到了另外一个世界才终於有了改变。」

「所以最后他们在一起了?」

「废话——啊,这样不就把结局都说出来了吗??」

「没关系啦,反正重要的是过程嘛。」

「说的也是??」许庭苇:「总之你就赶快去看啦,真的超好看的说。」

「是是是。」李佳芊点头如捣蒜,但脑中则是在想着许庭苇该不会一直都很缺少讨论小说的朋友,所以此时才这么热切地想推她入坑。毕竟在李佳芊的记忆中,许庭苇永远都是在跟同学们聊着感情、打扮、吃喝玩乐等话题,她如此文学少女的一面倒还真的是从来都没有见过。

又吃吃喝喝了一阵子,许庭苇问:「那你想好我们的第二首歌要表演什么了吗?」

「呃??我是想了不少首啦,但都觉得没有像你提议的《LoveStory》那么好??」

「那当然。」许庭苇不客气的说:「我可是想了很久才决定要选这首歌的耶,要是这么容易就被你比下去还得了?」

「那你当初是怎么决定歌的啦??既得考虑能不能好好的传达自己的感情,又不可以太难,而且还要适合一把吉他来弹,这种歌真的不知道要去哪里找啊??」

「谁叫你要这么废?活该。」许庭苇笑得很坏。「而且你别忘了我们只有一个多礼拜可以练歌喔,要是最后你弹不出来就好笑了!」

「呜??」因为感觉到了满满的压力,李佳芊便不禁发出了一声哀鸣。

「反正你就一直听一直听就对了啦!」在嘲笑完李佳芊后,许庭苇认真的说:「只要听到一首歌深深地打动了你,让你觉得它说出了你的心情,那么就一定是它没错了。」

「是喔??」李佳芊点了点头。「但要是它太难,我弹不出来怎么办?」

「就变强到可以把它弹出来啊。」许庭苇一脸轻松地说出其实一点也不轻松的话。

「哈啊——哈啊——」在跑了不知道多久之后,我才因为累到跑不动了而放慢脚步。一边喘着气,我一边转头看看那个可怕的外国女生有没有追过来。只不过,虽然在东张西望了好一阵子后,我确实都没看到她的身影,但比起觉得松了一口气,我其实是感到了更多的不安以及恐惧。

毕竟,一直以来,我都是认定淑子姐就是造成我被所有人遗忘的元凶。但尽管这个假设某种程度上来说也还没就被证实是错的,我却面临了更加严峻的状况。

是啊,我家不见了。

是啊,那原本是淑子姐的房子变成别人的了。

是啊,别说淑子姐是幕后黑手了,她这不是根本人间蒸发了吗?

「啊,对?对啊,一定?定是淑子姐偷?偷偷搬家忘了跟我讲啦,她才?才不可?可能会消失不见呢??」我试着这么安慰自己,但双手却不经意的抱住了身子,并也因此而感觉到自己正在微微发抖着。

我——

真的是被所有人遗忘了吗?

会不会——

是我这个人根本就从来没存在过的呢?

这样的问题突然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先不说正常人应该一辈子都不会遇到自己被全部的亲朋好友给遗忘的情形(自己忘记亲朋好友倒不是不可能),就算如此莫名其妙的事真的发生了,那也与他存在不存在一点关系都没有。但与一般人不同,「吉川凌」一开始并不存在,她是魔法师吉川淑子为了特定目的而制作出来的。

她是伪物。

她是赝品。

她的身份是假的。

她的经历是假的。

仔细想想,在她身上,唯一可以说是真实的,似乎就只有这个三个半月来的点点滴滴而已。那跟吉川淑子的同居生活、在G女中上学的时光、跟同学和朋友的相处应该就是少数可以作为她曾经存在过的证明——但在这些东西似乎都已经失去的现在,「吉川凌」还能够说是存在着吗?

「当?当然?存在啊??不?不然我是谁?」我用颤抖的声音说着,并感到自己的身子又发抖得更加厉害。我抬头望向这因为在家附近,所以我理应是熟悉到不行的街道,但却感觉到这里的一切——不论是景还是物,路上的行人或是整体的氛围——都好像是在排斥着我一样。

「不?不要??」我把自己抱得更紧,并因为双脚使不上力而不禁跪倒在地。「这?这不是真的吧?谁来告诉我这都?都是假的啊?我?我不要事情变成这样,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

在我因为觉得自己已经失去了一切而无法接受现实的时候,我却因为远远地看到了街道上有个熟悉的身影而想起了一个对於「吉川凌」来说很重要——不,不该说是很重要,应该说是最重要的东西。

是的,那就是「吉川凌」之所以会存在的原因。

也就是我的学姊——林亭云。

就像刚刚说过的一样,「吉川凌」是魔法师吉川淑子为了让我跟学姊成为恋人所创造出来的身份,所以比起刚刚说的所有东西,我是否能跟学姊在一起,应该才是真正决定「吉川凌」有无存在意义的东西。

想着想着,我转头一看,才发现自己正好站在学姊打工的咖啡店门口。或许此时的学姊就是因为上班快要迟到了,所以才会朝着这拔腿狂奔也说不定。在继续看着因为快跑而让长发在身后飞扬着的学姊,我在心中这么想:

就算同居的魔法师不见了也没关系,只要有你在我身边就好。

就算亲朋好友都把我忘记也没关系,只要你还记得我就好。

就算被全世界抛弃也没有关系,只要我还是属於你就好。

「学姊?学姊??」看着那离我越来越近的人,我的眼眶也越来越湿热。在这明明不过数秒,但对我来说却长的像是永恆的时间里,我尽管想说些什么,但却因为脑子乱成一团而只能一次又一次地轻声叫着她,并在心中一次又一次的盼望、祈祷、乞求。

拜託了,老天爷,可以让学姊还记得我吗?被同学们忘记真的让我很错愕,朋友都不认得我了真的让我很难过,淑子姐不见了真的让我很害怕,但只要我还有学姊,我相信自己就能够有力气去设法找回所有失去的东西。就算最后失败了,我想我也一定可以振作过来,并跟她在这个尽管无比寂寞、但至少不会孤单的世界继续生活下去。求求你了老天爷,可以实现我的愿望吗?拜託!

学姊??当学姊来到我的面前时,哽咽着的我已经发不出声音,而只能用最热切的眼光看着她,渴求着她会因为我的注目而停下脚步。

但当学姊与我擦身而过,并直接推开我身后的咖啡店大门时,我就知道我的愿望应该是没有被那不知道存不存在的神听到。

就这样,我哭了。

吃饱饭后,尽管许庭玮嘴巴上说没有要为了约会而去买衣服的必要,但她和李佳芊还是在那热闹到不行的商圈晃了好一阵子。一直到快要九点的时候,她们才开始缓缓地往捷运站的方向走去,好准备去替今天的约会画上句点。

在快走到捷运站时,许庭苇说:「今天真的是谢谢招待了啊~」

「哼!」李佳芊故作生气的模样。「我告诉你,这绝对是最后一次了,下次我——」

「喔?谢哲伟你还敢赌啊?」许庭苇笑了出来。「好啊好啊,那么我们接下来要怎么赌??啊!那这一次就来看是我先把林明峰约出来,还是你先把你的暗恋对象约出来好了!输的一样要请吃饭喔!」

「那你就先把钱准备好吧,这次我可不会输了。」李佳芊话虽然这么讲,但其实心虚的要命,毕竟她才在不久前因为懦弱而让小凌打来的电话变成未接来电。

不知道是不是看穿了李佳芊的虚张声势,许庭苇先是微微一笑,然后她说:「这次你可要加把劲啊,否则一直给你请客我是会超不好意思的。」

「是是是,我待会就立刻打电话去约他出来。」

「那你就加油吧,掰啦~」许庭苇说完了再见,就一个人走进了捷运站的入口,但在要随着电扶梯进入位於地下的车站前,她又回过头去跟李佳芊挥手道别。

在也挥了挥手,并目送许庭苇离去后,李佳芊又傻傻的站在原地好一阵子。之后,她才拿出了手机,并看着通联记录自言自语的说:「所以我果然是该打电话回去吧??对啊,毕竟在这么逃避下去也不是办法嘛??」

尽管理智已经作出决定,但李佳芊却久久都没办法就这样按下拨号键。在想着自己要跟小凌说什么的同时,她也在害怕小凌会不会因为自己这两个礼拜的避不见面而生气。由於怎样都想不出一个满意的解释方法,李佳芊便这样维持着那彷彿在举着手机罚站的姿势有十分钟之久——而这直到她因为一时手滑而不小心按到拨号键之后才有了改变。

「咦诶诶诶诶!」李佳芊慌张地叫出声来。尽管第一时间是很想赶快挂断电话,但最后她还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就抱着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心态把手机放到了耳边。

「您拨的号码现在无法接听——」听着电话另一头传来了制式化的录音时,李佳芊先是松了一口气,但立刻就因为这样的想法而觉得自己实在是没用到不行。

「再这么下去真的不行啊??」收起手机的同时,李佳芊喃喃自语着。「不管我原地踏步多久,小凌都不可能会离我近一点,甚至还可能会越走越远啊??」

「哇呜呜呜呜呜??」李佳芊一边哀鸣一边大力地抓着头,然后才在用双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后说:「好啦好啦好啦,我这就来勇敢一次吧!许庭苇都敢放她心爱的学长鸽子了,只不过去师父家看看小凌有什么困难的嘛!」

在下定了决心后,李佳芊便转过了身,并在那条异於原本回家路线的道路上踏出了第一步。

「小妹妹你没事吧?」一个看起来刚下班的大叔关心着跪坐在路边的我。

「没?没事??谢谢??」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我口是心非的说着,毕竟除了有点怕会遇到坏人而不敢乱求救外,我也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跟人描述自己此时所遭遇的状况。

在确定自己真的被学姊给遗忘了后,我先是在她打工的咖啡店的门口哭了好一阵子,但在多次因为挡到要进去店里消费的客人而不得让路后,我就只好拖着书包以及那袋装满食材的塑胶袋移动到了比较不会妨碍到别人的路灯下,然后便蹲坐在地上并继续抽抽噎噎的哭泣着。

尽管心里很清楚自己应该要冷静下来,好来理清头绪,并设法让一切回复原状。但一想到刚刚学姊是如何视我为无物,我心中就涌出了满满的酸楚,眼泪更是怎样也止不住。

就这样,在这段时间里,我就是一直哭一直哭,哭累了就稍作休息,然后再回复了一点力气后又继续哭。除了哭到我外套的两只袖子都因为一直被我拿来擦眼泪而湿透了外,也因为我这可怜兮兮的模样实在太引人注目,所以走来关心我的人更是从来都没有少过(但我都因为刚刚说过的原因而拒绝他们的好意就是了)。

哭着哭着,夜渐渐地深了,街上的人也越来越少。当那在冬夜绝不罕见的寒风又吹过来时,我便不禁打起了哆嗦,身子也下意识的往街灯那挪过去,好在它的照耀下得到一丁点的温暖。

「呜呜呜,好冷喔??哈啾!」我打了一个喷嚏。「那?那我现在到底该怎么办啦?我到底要怎么在这个没有人认得我的世界生活啊?」

我看了看现在手边有的东西——装着书和文具的背包、一袋能做寿喜烧的食材、空空如也的钱包——然后就陷入了更深的绝望之中。

「天啊??这些完全派不上用场的装备是怎么一回事?这根本就像是裸体去参加热带雨林马拉松嘛!我这样别说去努力让一切回复原状了,根本没过多久就会冻死在街头了啊!」我用手按着额头,觉得自己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呜呜呜,我可以去找警察帮忙吗?应该不行吧,说不定我的身份证也已经变成废纸了,这样立刻就会被当偷渡客什么的抓起来了吧?」

我抬头望向夜空,下意识地想从中找到什么启示。但因为街灯的光芒实在太过耀眼,所以我自然一颗星星也没看到。

「呜??」我发出一声哀鸣,然后把书包和塑胶袋拉的离我更近了些——毕竟它们没用归没用,但也是我仅存的东西了。

「怎么办啊?我到底该怎么办啊?」我低喃着:「如果是一个故事的男主角,那么他一定可以先用有限的资源挺过这个晚上,然后在隔天开始收集情报,并靠着主角威能想出解决事情的办法吧!但我怎么可能只靠手边的东西——呜,好饿喔??」因为瞥了那塑胶袋里满满的食物一眼,我这才意识到自己今天根本就还没有吃过任何一餐。

「唔,肉片先不谈,但有些火锅料应该本来就是熟的吧?应该要直接吃也不是不行吧??」摸了摸那「咕噜咕噜」叫个不停的肚子,我不禁开始对那些冷冰冰的食材动起了歪脑筋。但我想归想,最后还是因为耻力不足而作罢。

「我看还是把它们当作紧急战备食粮吧,真的不行的时候??呜,但总觉得这一刻马上就要来了的说啊,我真的好饿了喔??」我紧紧地抱住膝盖、缩成了一团,并在又一阵寒风吹来时,胡思乱想着自己到底是会先饿死,还是先冻死。

「唉,如果是故事中的女主角,那么她应该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哭一哭,然后就乖乖等着别人来救她就好了啊??」我虚弱的笑了笑,然后很认真的开始觉得也许当一个女生是件蛮不错的事。

就在这个时候,我很突然的发现有人在我面前停下了脚步。原本我还想说应该又是好心的路人,但因为此时的我实在太过疲惫了,便不太想搭理他。

没想到,在下一刻我却听到了个熟悉的声音叫着我说:「小凌,你怎么了啊?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抬起头,就看见男生时的我站在那。但从她刚刚叫出了我的名字来看,那里面的人应该是我的青梅竹马才对。

「佳?佳芊?」我不敢相信的问,并感到自己的眼眶又湿热了起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5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搜仙记手游

创世金刚安卓手机游戏

放置三国下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