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游泳池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商学院要为金融危机担责任

发布时间:2021-01-08 01:44:26 阅读: 来源:游泳池厂家

名教授激辩商学院社会责任

编者按:

也许金融危机提供的正是一个转折点。在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之路上,中国企业和企业家正在经历着怎样的问题?成本提高、反倾销、能源匮乏,以及战略转型、管理变革、产业升级等等。

在信心普遍缺失的世界里,中国企业家和中国企业,该找到怎样的重建灵感,发现怎样的重建底线?在第一财经与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共同主办的第二届全球管理论坛《遭遇挑战的岁月——2009的中国与世界》上,上述问题被一一提出和解答。

美国前总统布什的一番话,激起了人们对商学院教育的反思潮,他说,美国金融出的那些问题,都是哈佛商学院那些学金融的青年人弄出来的。

商学院是否应该为金融危机的发生承担主要责任?商学院是否应该因此而做出改变?尽管几乎所有的参与者都与商学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教授、毕业生、在校生或者是即将入学的学生,但其中仍有接近六成的人士认为,商学院要为此次金融危机负责,只有四成人士认为,金融危机的发生,并不是商学院的责任。

“人性贪婪没有什么坏处。”反对要求商学院承担责任的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与金融学教授许小年惊呼意外,“我觉得不可理解”。

谁来承担责任?

哈佛商学院教授杰伊·洛尔施认为,最杰出的商学院的确难辞其咎,“它们塑造并维护着商业文化和毕业生的抱负。这就好比西点军校,西点军校不仅仅是军事技能的传授者,它也代表着职业军人的良知,同时还是值得信赖的批评者。同样,顶尖商学院也应该是商业和金融业领域从业者的‘集体良知’。”

但沃顿商学院院长腾博勋则表示不那么同意商学院应该负主要责任,“我要说的是,没有人真正预见到这场金融危机,虽然有的人宣称他们早就看到了。沃顿早在一年前就看到,一场经济衰退即将来临,但我们没有预见到竟然会有这么严重的一场金融危机。我想很难只责怪一方,很多人都有责任,不只是商学院。”

麻省理工学院的安德鲁教授进一步表示,这场危机说明金融体系日益复杂,商务教育需要巨变,需要从通识教育变为专门教育,从过去校友之间的网络转化为如今的全球金融网络,从董事会会议室策略分析到风险分析的转变,教授未来领导人以有效而又合乎职业道德的方式管理金融体系的风险,即便有一天爆发更大规模的危机,人们也能获得一线生机。

“其实全社会的人都有责任。” 在央视《对话》节目现场,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宝钢经济学教席教授吴敬琏说,“为什么要突出商学院的责任,为什么要商学院负责,我实在不能理解。”在许小年看来,情况也是同样的,他认为,金融危机的发生,跟商学院没有什么关系。“我们在商学院教学生经济课,企业要最大化利润,消费者要最大化他的效用。”他解释说,实际上,不管是企业还是消费者都是贪婪的,“人性贪婪没有什么坏处”。

许小年引用亚当·斯密的观点说,追求自己利益的同时也提升了社会利益,这表明个人利益与社会利益之间并不矛盾,不是对立的。

“这次金融危机并不是因为华尔街贪婪。”他以一贯的冷静反问道,“谁不贪婪?”在许小年看来,投资者贪婪,政府也贪婪,监管者也贪婪,商学院的学生也贪婪,商学院也贪婪。这些“贪婪”,并不是问题发生的根源。

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迈克尔·斯宾塞(Michael Spence)赞同许小年的观点,“我觉得这个问题确实不是人性的问题,人性确实是没有办法改变的。”

许小年分析说,华尔街的问题是出在一系列金融制度和金融监管上,要在这一方面想办法,而不是你去指责人性,试图改变人性,中国有一句老话,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建议说,要设计一套很好的制度,让大家能够在制度下追求利益最大化,进而拥有社会福利的最大化。

“现在我们尽力要实现全球系统的稳定性,那么是要对于整个市场机制进行更好的了解。我们必须确保这个系统本身的稳定,并且注重系统性的责任。”斯宾塞强调。

商学院的变革

布什的一席话,让商学院处境尴尬。从天而降的危机,也给了商学院思考的机会。商学院该不该改变?现场调查结果显示,有85%的参与者认为,商学院必须要进行改变。

许小年教授认为,商学院需要进行改变。但他仍然拒绝从金融危机出发考虑问题。“商学院处于永远的改变之中,它要根据市场的经济发展来不断改变自己,我想没有必要特别因为金融危机而做根本性改变。”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执行院长佩德罗·雷诺透露,中欧一直在提出理念和计划,持续进行变革和创新,“对于一个商学院,对于任何的组织来说,都是正常的。”

迈克尔·斯宾塞则认为,金融危机实际上提供了一个转变的机会。“我们一直在讨论,对年轻人来说,将来怎么样能够极大地改变我们对于所谓负责的金融系统的理解。”

他将话题引入了一个具体的领域,即课程设置上。许小年教授承认,商学院的课程设置上的确存在很多问题,理论界也没有研究清楚。“我非常同意迈克尔·斯宾塞教授的观念,在金融理论上,制度设计上给很多经济学的研究提出了多方面的重大的挑战,这些课题是我们今后几年,甚至今后几十年都要研究的,在这些研究没有很成熟结果的时候,我们也很难把它放到商学院的教科书里面去。”

而对于吴敬琏教授而言,他已经开始身体力行变革。“我们已经能够得出结论的东西,还是尽量要把它放进去。”

在吴敬琏教授的中国经济课上,他就已经把金融危机对中国的影响不比对美国的影响来得缓和这样的观点,介绍给了自己的学生。“教学的内容是要不断地调整的,而不是为了某种原因而调整的。”吴敬琏强调。

“经济在不断变化,比如我们就在考虑要不要增加一些具体的内容,像医疗行业在中国的增长能够潜力巨大,我们要不要增加这方面的内容?”雷诺说。

上海阴道炎

上海去哪看妇科好

上海人工流产多钱

上海输卵管医院哪些效果好

上海妇科医院哪家较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