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游泳池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欧盟门槛提高合作社如何应对【新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17 18:03:34 阅读: 来源:游泳池厂家

8月25日,欧盟再次提高了对中国茶叶的农残限量标准,其中我国茶农在茶叶种植中使用的啶虫脒等被限量加严一倍。这对众多茶农和茶叶出口企业来说,都是不小的影响。合作社和茶企如何应对?如何让全产业链趋利避害?如何提升品质,实现“打铁还需自身硬”的目标?希望本期的文章能给您带来一些启示。

安徽:“门槛”倒逼茶叶规范生产

日前,欧盟对于出口到欧盟的茶叶正式实施新的农残限量标准。新标准主要涉及4项农药残留指标,包括异丙隆、啶氧菌酯、嘧霉胺和啶虫脒,标准都比原来提高了1倍,含量从0.1ppm变成为0.05ppm,此外还对我国茶叶增加了唑虫酰胺残留的检测。

农药残留,是出口茶企的软肋所在。资料显示,今年我国输欧茶叶已被欧盟通报18批,农残超标是主因。据专家介绍,用农药进行有害生物防治,几乎是各国农业生产中的普遍做法,完全不用化学农药的农产品只占总量的3%~5%。我国出口茶叶,以夏、秋茶为主,天气热病虫害多,农药残留难以避免。安徽作为绿茶出口的大省,会受到这纸新规的影响吗?

“我们实施的都是订单生产,暂时对茶农没有什么影响。这多亏与当地大龙头企业合作共创基地发展的模式,茶园种植的各项标准几年前就已大大提升,包括农残的控制。”六安市磨剑冲名优茶专业合作社的社长匡大国介绍说,企业有专门的技术员长期在茶园监督,对种植生产过程中化肥农药使用严格控制。

“我们公司这几年不断在收购茶叶基地,也是为了应对越来越苛刻的出口标准。”安徽休宁松萝茶叶公司的叶辉告诉记者,新标准对他们公司的茶叶出口有一定冲击。合作社基地种植生产的茶叶质量还可以控制,但如果从其他供货商收来的茶叶原料就很难进行控制。他们一方面跟茶农大力宣传农残标准,要求他们尽量使用生物农药,杜绝使用唑虫酰胺;另一方面请第三方检测机构进行质量监控,对供货商茶叶质量进行严控。但由于每年出口量较大,达到三四百吨的成品茶叶,仅仅靠基地的生产很难满足市场需求。

“这是一个好事,可以引起政府部门等诸多方面的重视。”安徽新安源茶叶农民专业合作社的理事长方国强介绍说,他们生产出口的是有机茶叶,相关农残标准远在这个标准之上,各项指标更加严格。所以目前出口没有受到影响。以他们合作社为例,拥有自己的有机茶园基地,核心区有3万亩茶园,辐射5万亩茶园。所有的茶园采用合作社模式统一管理产品,统一提供农药,合作社有效控制了产品质量。

“要解决农残的问题,国家应该从源头上管起。对于茶叶生产企业,我们只能做好自己份内的事,能达标的就多出口一些,不能达标的就少出口一点。”安徽省国润茶叶有限公司董事长殷天霁介绍,关于农残出口已经是茶叶产业链最终端的一个环节,在这个环节上做什么文章都没有太大意义。如果能够通过不断增高的国外技术门槛倒逼国内规范茶叶生产,从源头上禁止非标准的农药生产流通,这样才有利于彻底杜绝农残的问题。

“欧盟自2000年起实行新的茶叶农残限量标准以来,几乎每年都要加以修订。我省茶叶企业和相关部门,要尽快适应这种国际农残检测标准的不断变化,并适应这种规则。”安徽农业大学茶学系老师杨秋云博士介绍说,欧盟通过技术贸易壁垒以达到减少中国茶叶的出口量,一方面政府相关部门应予以反应并维权,另一方面应该向中国茶叶生产者大力推行无公害或有机茶叶生产。

湖南:严加把控生产源头

“吴总,您看这茶叶得了什么病?是不是打农药打得不好?”

“这不是病,而是一种小绿叶蝉,如果不及时防治,对茶叶产量和品质影响很大。”

9月11日,在湖南省长沙市湘茶产业园,湖南省茶业集团(简称湘茶集团)贵州生产基地的郭小春拿着两片快枯萎的茶叶,向该集团副董事长、总工程师吴浩人求诊。

在欧盟8月再次提高对中国出口茶叶农残标准的背景下,这样的对话反映出茶业大企对茶叶质量的细节把控,彰现出茶叶出口大省湖南对出口任何一个指标变化的极其关注。

我国2013年的茶叶产量近200万吨,茶叶出口32.5万吨,出口量只占中国茶叶的15%;即使在近几年稳座全国出口一、二把交椅的湖南省,2013年的出口只有4.5万吨,占总量的27%左右。虽然每年影响出口的因素不一,但农残量越来越成为影响出口特别是出口欧盟国家的一个主要原因。

“狼来了!”在湖南进出口茶叶圈,不少业界人士直呼这次欧盟设立门槛太高太狠了。“狼来了是可怕,但关键是你是否做好了狼来了的准备,是毫无预知还是有所准备?是赤手空拳还是武装上阵?”湖南省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王文强说,欧盟不断提高茶叶农残标准,面对这只不断“跳高的狼”,增强实力、提升质量才是征服“狼”的王道。

在吴浩人等湘茶业界人士看来,依托茶叶专业合作社,对基地建设、生产源头每个环节严加把控,不断提升质量和品牌,湖南乃至中国茶叶出口才会“任凭风吹雨打,胜似闲庭信步”。

作为出口欧盟市场茶叶量居全国第一、出口有机茶数量居全国第一的湘茶集团深谙此道,考虑更多的是如何化危机为机遇:一切从源头抓起,在茶叶生产基地建设上多费心思、多花成本。目前,湘茶集团有85个基地,55.5万亩茶园,而在所有的基地组织形式当中,茶叶专业合作社占到了7成。通过合作社的典型带动,以后的专业合作社将会更多、更专,在茶叶的生产种植管理环节上将会更负责。

这样的负责意识在农药的监控、使用、检测方面表现得比较充分。湖南省桂东县玲珑茶叶专业合作社是湘茶集团挂牌的出口基地,在农药质量的监控上,合作社拥有自己的植保技术和基地植保员,每到施肥用药期间,由合作社骨干与茶叶种植示范户组成督查队,到田间地头仔细巡查、监督、记录,形成可追溯体系,实现茶叶生产从茶园到茶杯全程可查询、可监控;在农药的使用上更是细致入微,比如说,茶叶在洒药杀虫治病时要注意“点杀”和“普杀”,如局部虫害只须“点杀”,这样做的好处就在于既控制了病虫害扩散,减少了农药使用量,又让茶园中害虫的“天敌”如蜘蛛等有益生物保护下来,维持了茶叶生长的动态生态平衡;在农药的检测上,采用国内一流的先进检测设备,对基地茶叶进行抽检,对出口茶叶进行自检。

湖北:提高组织化程度

“欧盟提高茶叶标准对我们是有影响,但不大。”湖北易生公司是专业从事茶叶生产、出口的企业,年销售额500多万美元,公司分管生产的副经理瞿八文告诉记者,“由于公司是以散装有机茶出口为主,从生产源头开始就按照欧盟的安全标准生产,可一部分非有机茶出口就要受到限制了。”

据了解,茶叶生产中完全不用化学农药的并不多,尤其是夏秋生产的茶叶,天热病虫害多,用药就可能有农药残留,而衡量茶叶安全的标准,主要是看农残是否超标。欧盟新调整的法规中,最引人关注的是将啶虫脒的限量从0.1mg/kg加严到0.05mg/kg,该杀虫剂正是我国茶农在武陵山、大巴山等主产区普遍使用的品种,要达到欧盟新标准实属不易。

茶叶生产不是不打农药,而是要打对农药。由于我国茶叶生产以茶农个体为主,种植分散,行业集中度不高,几千种农药,茶农盲目混用、误用、滥用的问题时有发生。一般茶农看哪个立竿见影就用哪个,生物农药见效慢,有的不良农药生产厂家就私自添加化学成分,影响到茶叶品质。监管难度大。因此,把茶叶专业合作社做实,提高茶农的组织化程度是当务之急。另外,要掌握好科学采摘时间,高效低毒农药8天的间隔期就可以了,两周之后检测效果比较理想。

易生公司在湖北省宣恩县万寨乡参股成立了马鞍山茶叶专业合作社,8000亩茶园涉及合作社300多户农民。瞿八文说,要给茶农培训、买生物农药、做试验、预报病虫害、检测,全部流程都由公司来做太难了。但是再难也要坚持走下去。现在跟企业合作5~6年的茶农已经把有机观念深入人心,自愿加入合作社,严格遵照条款,有合同保底收入,达到有机标准后,再看市场情况享受额外的补助。

随着全球茶叶市场的要求越来越高,欧盟提高技术门槛可以倒逼我国进一步规范茶叶生产,全方位与国际接轨,推动出口茶产品结构升级。更多最新三农资讯,请关注中国最大的农药信息网--中国农药第一网。

压型彩钢板是什么 压型彩钢板分类滤篮

新古典+复古风,引数万人点赞!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键盘开关

新型大蒜收割机解放蒜农台灯台灯

相关阅读